1. 首頁
  2. 創業文章

創業失敗的風險,創始人如何全身而退?

2017年7月6日,在債務纏身的情境下,賈躍亭在微博留下一句“會承擔全部責任,盡責到底”后遠赴美國。

當年9月和12月,北京證監局相繼發出通告,要求賈躍亭最遲在2017年12月31日前回國履責,處置樂視系面臨的各種風險。

2017年的最后一天,不見賈躍亭,反而是其妻子甘薇在質疑風暴中從美國飛回北京,并特意發微博定位在北京首都國際機場稱:“2017年最后一天,使命歸來。2018年新年伊始,任重道遠……早安,北京?!?/p>

2018年1月3日凌晨5點多,一夜難眠的甘薇發布長文《一位妻子的獨白》。盡管此時的賈躍亭已聲名狼藉、負債纏身,這篇獨白仍傳遞出甘薇對賈躍亭的愛護與支持,并表示仍將對債務負責到底……

然而,時隔不到二年,劇情忽然反轉–10月20日凌晨2點,與賈躍亭有訴訟歷史的顧穎瓊爆料,賈躍亭和甘薇已于2019年10月11日在成都錦江區法院申請離婚。

面對巨額債務,面對創業引發的火燒自身,賈躍亭與甘薇選擇了訴訟離婚。

好吧,咱們來回顧一下老賈的創業路。

創業失敗的風險,創始人如何全身而退?

老賈的故事雖未完結,但結局已經沒有什么懸念了。

他曾是首富候選人,九年創業路,最終選擇在美國啟動個人破產,留下來的只有國內的巨額債務與一地雞毛……

咱們無意評價老賈的人品,更不想評論他與甘薇的婚姻。但是有一個問題值得所有創業者關注,那就是:創業失敗的風險究竟有多大,為什么創業失敗會牽連創始人個人?

現代公司制度的偉大發明之一就在于創設了股東的有限責任,也就是說股東只在自己認繳的公司注冊資本范圍內對公司的債務承擔有限責任。照這樣的規定,創業失敗的風險應當是企業風險,個人風險應當是有限的。

但是,現實中為什么往往不是這樣的?

小馬奔騰的創始人李明去世了,因為與投資方建銀文化對賭失敗,讓他背上了2億元的債務。日前,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駁回李明遺孀金燕的上訴請求,維持一審判決,這意味著金燕需要為亡夫李明因對賭協議形成的兩億元債務承擔清償責任。

曾經風光無限的小黃車ofo隕落,創始人戴威也被法院作出了限制消費令……

以上鮮活的案例似乎都在告訴我們,創業失敗的風險往往波及創始人個人,創業公司如果無法償還債務,需要創始人個人財產來償還。

創業失敗的風險,創始人如何全身而退?

那么真的是這樣嗎?創業風險是否可以不波及創始人,或者至少限定在可控的范圍內呢?當然可以,創業風險可以與創始人個人的風險有效隔離!但是必須注意以下四個問題:

一、【進入機制】——設立公司,正確對待注冊資本

按照最新的公司法規定,注冊公司可以認繳出資,也就是股東不必一開始就把注冊資本全部繳到公司賬上,可以承諾遠期履行,也可以分期履行。所以現在很多公司初設,即使股東手里沒有那么多資金,也喜歡把注冊資本設定的比較高。

舉個栗子:上個月,我們簽約的一家常法客戶(某一文化傳媒公司),主營直播運營等業務。公司是2019年9月份注冊的,注冊資本設定為3000萬元,實收資本是0元,全部認繳。我們在合規復查的時候,問了一下股東們為什么注冊資本設定這么高,是有什么商業原因嗎?大家全都面面相覷,一問三不知。其實他們公司的業務模式完全沒有必要一開始就設立這么高的注冊資本,不是注冊資本越高就顯得公司實力越強,最終還是要看實繳的資金。

法律規定注冊資本遠期認繳并不等于不用繳納,萬一將來大家要提前結束合作或者公司經營失敗,所有股東都是要按照對外認繳的注冊資本承擔個人責任的。所以避免創始人個人風險過大的第一要素——設立公司的時候合理設置注冊資本。一般我們建議創始人在做財務預算及推演的時候預估未來2-3年公司需要的資金量,在這個范圍內設定一個合理的金額作為注冊資本就可以。

二、【控制權機制】——持股平臺設置,創始人可控的一人公司擔任GP

大多數客戶在做員工股權激勵或者遇到早期投資人入股的時候,喜歡設置持股平臺來歸集表決權,保證創始人的控制權。這是非常聰明的一種方式,可以將利益分出去,將權利集中在自身,形成“財散人聚”的效果,大概的股權架構形態如下圖。

創業失敗的風險,創始人如何全身而退?

這種設置有限合伙企業來作為持股平臺間接持股的模式,如果創始人直接擔任普通合伙人,需要對有限合伙企業的風險承擔無限連帶責任,早期公司人數不多,持股平臺可控時相對風險不大,但是未來人員規模不斷增多,持股平臺搭建也越來愈多的時候,這種創始人個人擔任普通合伙人的架構就會風險激增。

我們的建議是可以由創始人成立一人有限公司,比如螞蟻金服成立的時候就是設了兩個有限合伙企業(君澳和君瀚),然后由馬云100%持股的杭州云鉑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在這兩家有限合伙企業擔任普通合伙人,既掌握表決權,又使得個人風險控制在有限公司的有限責任里,一舉兩得。

創業失敗的風險,創始人如何全身而退?

三、【規范化治理】——避免責任穿透,個人承擔公司的連帶債務

大多數的創始人在創業之初將自己的資金不斷地投到公司,只要公司需要資金,第一時間就是創始人不斷地往里投錢,這無可厚非,股權在公司初創期就是風險與責任。但創始人往往忽視了清晰的財務記賬,心里錯誤地認為公司的就是自己的,自己的就是公司的,所以并不那么計較。殊不知這是大錯特錯,公司是公司,股東是股東,法律上就是完全獨立的兩個主體,千萬要分清個人財產與公司財產。公司不好的時候,作為創始人可以借錢給公司,但是必須有清晰的財務賬冊;公司好了,創始人更不能隨便從公司拿錢,任何一筆錢從公司到股東手里都要師出有名,真功夫的蔡達標,雷氏照明的吳長江都是栽在這個問題上,最后都是以挪用資金、職務侵占罪判刑,就是沒有分清公司財產與股東個人財產的關系。

在法律上有一種說法叫做“刺破公司面紗”,大家可以理解為責任穿透,就是本來作為有限公司的股東只要繳足了公司的注冊資本,公司的債務就與自己沒有關系了,但是股東惡意利用自己的有限責任,比如把公司的財產轉移到個人名下,又以公司的名義欠下很多債務,導致公司變成了傀儡,獨立人格不存在了,這個時候股東個人就要對公司的債務承擔連帶責任了。這個風險就非常厲害了,等于套在創始人身上“有限責任”的“防彈衣”沒有了,在市場的“槍林彈雨”中,創始人恐怕就會“體無完膚”了。

所以創業過程中,規范的市場運作是必須的,無論是財務機制還是公司治理機制都必須清晰、透明、公正和經得起考驗。公司初設,治理機制不必過于復雜,但是必須要有一定的決策流程。另外,公司再小也是獨立的主體,必須要有獨立的賬戶、公司賬冊和規范的往來記錄,只有一開始就有規范意識,才能慢慢做大做強,也才能讓創始人個人的風險控制在有限的責任范圍內。

四、【對賭條款】——謹慎對待對賭,在個人風險承受范圍內明確責任

說起對賭條款,好多創業者都非??咕芘c排斥。因為聽過太多的故事:張蘭被資本踢出一手辛辛苦苦創辦的俏江南;小馬奔騰的創始人李明,人都去世了,遺孀還要背著拖欠資本的2億元債務……都是因為萬惡的對賭條款。

實際上,對賭條款是一種估值調整機制,是一項投資人保護條款,雖說是保護投資人的,但它具有合理性和公平性。因為投資人根據估值投大錢,占小股,而估值并不是企業當下的價值,是未來預估的價值。既然投資人愿意相信創始人描述的企業未來的價值,愿意讓創始人在當下變現——掏錢進來加快實現企業價值。如果企業成功,最大的受益者自然是創始人,那么如果未來因為創始團隊沒有完成相應的估值兌現,自然要受到相應的懲罰,約定由創始人個人來承擔相應的責任也無可厚非。

所以創始人之于對賭條款,不需要一概視為虎狼,絕對排斥,還是要理性對待。我們告訴客戶的準則就是企業估值不是越高越好,不能盲目樂觀,責、權、利對等的情況下可以簽署。另外簽署對賭條款,創始人個人的回購責任必須限制在可控的范圍內,一定要有萬一失敗的預案。

五、【退出機制】——嚴格履行清算義務,解散注銷公司,避免信用風險

關于公司的清算解散程序,大家往往會忽視,導致現在大量的僵尸公司(既不實際運營,也不依法注銷)存在,殊不知這里面隱藏著極大的個人風險。第一、企業不按時報稅、公司不進行注銷將給公司帶來信用污點,也會影響法定代表人個人,行政機關可以給予相應行政處罰。第二、對于不依法正常注銷的,第三年不年檢公司會被視為自動吊銷。未在規定時間內注銷的企業會被拉進黑名單,以后再要去市場監管局、稅務辦理任何事務都會經歷嚴格的篩選、審核。第三、被吊銷營業執照的企業法定代表人、股東也會被市場監管局列入黑名單,稅務則永久被列入監控黑名單,如再注冊公司,將被稅務機關追溯補稅罰款。

所以,我們建議所有的創業者如果創業失敗,一定要合法清算、解散注銷公司,不能有頭無尾,沒有交代,否則只會讓個人承擔更多的風險。

我們身處在一個充滿機遇和機會的時代,但同時也是一個充滿風險和風浪的年代。創業維艱,漫漫創業路各種風險無處不在,但是我們仍然可以做些什么,至少可以讓創業風險與個人風險作一些隔離,避免創業風險擴大到無法挽回的地步。希望這篇文章可以給予大家一些啟發和幫助。

原創文章,作者:聚創盟,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hkywuh.live/40091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聯系我們

兼職小項目可聯系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欲钱买瘸子打一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