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創業文章

比特幣創業生態系統很脆弱:小心下一次崩盤

比特幣創業生態系統很脆弱:小心下一次崩盤

初期跡象表明我們可能面臨一次比特幣崩盤的風險在不斷增加。但是,如果崩盤發生,它將與加密電子貨幣技術的創業生態系統相關,而不關該貨幣價格的事。

在互聯網泡沫破滅的時候已經發生過相似事情,這段時期的經驗不斷提醒我,互聯網泡沫破滅最重要的原因不在于我們能看見的部分:比如高估值、公司過早上市、大多數消費者在股票市場虧損,或者風險投資投錯了商業模式。

導致以上情況并引起互聯網泡沫開始破滅的最主要導火索很簡單:

由于“過度宣傳”互聯網革命性的假想(assumptions),大肆炒作互聯網,并且錯誤地理解互聯網的影響。

在互聯網早期,所有事情都進行得非常順利。幾乎所有參與者的腦子都是十分清醒的,直到1999年媒體開始鼓吹互聯網。在那段時間里,我在business 2.0擔任專欄作者。在這之前我寫完了我的第二本書,這本書叫做《開放數字市場》(1997年寫的),這是一本關于互聯網商業策略的管理型書籍,這本書中我特意避開對互聯網的大肆鼓吹。

到了1999年的9月,Business 2.0發行刊的封面帶來一個轉折點,這標志著互聯網瘋狂炒作的開始。

那時的BUSINESS 2.0 作為“新經濟”的標準代言人而被廣泛閱讀。此刊物引用了Forrester Research的預測:到2003年,B2B市場將達到1萬億美元,這基本上就是在說“快加入進來吧”。但是,沒有這么快,直到10年之后,B2B市場才完成這個任務。

這就是當初媒體對互聯網影響以及其能給市場帶來巨大機會的大力炒作。這些大力炒作的宣傳口號沒有從現實角度考慮這些事情需要多長時間才能真正實現。

在這之后,雪球效應開始發威。亞馬遜開始被用來“驗證”所有零售商終將破產;隨之不久,互聯網開始變得“萬能”,從寵物的提供到食物的運輸;在B2B市場,電子交易市場被認為將取代所有在地球上的供應鏈,而“新”的中介機構將取代之前“銅墻鐵壁”式的中介。隨著市場規模差異(market size aberrations)達到數十億美元,被取代的名單也在增加。

無知導致了貪婪,貪婪又導致了誤解,誤解又導致了很多錢過早投入,這讓很多人在心理以及物質上遭受了很大損失。

比特幣和它極其豐富的加密電子貨幣生態系統正面臨同樣的問題,如果我們不當心,他們的命運也會相同。

的確,互聯網泡沫是在15年前的2000年,但是它距離瀏覽器商業化運營之后只有6年而已?,F在,我們邁進2015的大門,距離比特幣發行也正好是6年。是的,我們并沒有經歷對比特幣過分熱情洋溢的時刻(除了2013年12月比特幣價格一度達到1240刀的時候),我希望我們能一直對比特幣保持理性,但是,我們同時又進入了一個對這個加密電子貨幣系統的鼓吹開始萌芽的關鍵階段。

比特幣以及區塊鏈不能解決所有問題,至少在初級階段做不到。同樣,并不是所有的比特幣公司都能成功。

我們不應該因為現在投入加密電子貨幣領域初創項目的資金比1999年風投往互聯網投入的資金要少得多而錯誤地認為目前比特幣很安全,并對比特幣保持信心。記住,在1999年我們研發產品的成本要比現在高昂得多,成本是現在的十倍或者更多。所以當我們現在看到幾個天使輪案例,每輪融資達到50萬到150萬美元時,就應該知道這是很多錢了?,F在,這些錢可以讓有5到8名工程師和設計師的團隊去開發重要的產品,并且有12-18個月的時間來輕松地做這個項目。

腦海里有了相似的歷史背景,現在你會發現我的警告是顯而易見的了。如果我們用大肆炒作的語言對比特幣進行宣傳,它終究有一天將會崩潰。這次崩潰中將真正崩潰的是目前獲得資金投資和勞動付出的公司,同時崩潰的還有他們的企業家夢想。

我們可以用“加密電子貨幣技術”來替代互聯網一詞,我們現在需要避免相同的情況:

由于“過度宣傳”加密電子貨幣技術革命性的假想,大肆炒作加密電子貨幣技術,并且錯誤地理解加密電子貨幣技術的影響。

你可能會問,目前是2015年了,難道我們加密電子貨幣技術沒有彈性適應能力,沒有抗風險能力(resilient and antifragile)嗎?是的,信息技術有彈性適應力,比特幣也有彈性適應力,但是我們的加密電子貨幣技術生態系統不行,它是一個非常脆弱的系統,在我看來,它很容易被自己的網絡泡沫壓垮。

眾籌的風險

這種日益增加的風險的核心來自自啟動、由加密電子貨幣技術支持的眾籌現象,這種現象越來越普遍。這是加密電子貨幣協議和平臺目前的主要特征。我們應該對如何操作這類工具保持小心。

預挖礦(pre-mines),預售及眾籌等售出的都是承諾。創始人通過這個方式得到金錢從而生產產品。這類似天使投資或種子基金計劃。但是沒有附加條件來確保投資人的利益。這些眾籌項目承諾自體問責(self-accountability)且公開透明,但是與傳統的風險投資相比,這些項目的門檻以及安全性(scrutiny)要低上很多。

最初的價格上升取決于有多少人會被“哄騙”參與這項眾籌活動之中。

雖然有些眾籌項目表現出了一些公開透明的特征,但離所需達到的標準還很遠。

有很多分布式自治組織、平臺和協議在設計之初都是非常理論化的。這些理想化的東西能夠真正在現實中運轉嗎?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在我之前的描述中,DAO的運行框架是不能被低估的,而目前仍沒有出現用于DAO或早期眾籌公司的報告實踐標準。

那么,我們能做什么?

首先,以下應該時刻銘記在心。

我們不要將技術革新推到虛幻不現實的邊緣。

我們不進行虛假夸大的預測。

我們不進行夸大的承諾。(每一個新型協議都對未來的愿景進行承諾,聲稱自己比其他任何產品都更加優秀,能夠克服其它產品的缺陷,比特幣也是如此,在一行代碼未寫,也沒有一位用戶使用之時,他們在白皮書中就這么說了。)

我們要基于發展背景來談事情。

清醒地看待前景,在我們還未到達平流層時,不要對登陸月球過度自信。

我們不要混淆實驗過程和產品開發。

當你看到生態系統中有人想過度宣傳的時候,跟他們談一談吧。

當你看到有任務組在討論加密電子貨幣生態領域具體監管規則時,請對他們的行為提出質疑。(現在對于具體監管規則的討論還為時過早)

籌資1千萬美元去建立一個和過去20幾個現有協議僅有略微不同的新協議沒有意義。至少不應該花公眾的錢去這樣做。這是高風險的冒險,它們應該由專業的投資者來投資,而不是天真單純的消費者。

有輕率的預測說比特幣將取代現有金融系統,現有金融系統的交易和銀行基礎架構都太夸張,不會對其事業有所幫助,并且它們肯定會被那些兩年前對銀行和商業一無所知的人所摒棄。

我可以接受各個方面的觀點,因為廣泛聽取觀點是一種非常值得稱贊的品質,但這并不是說所有觀點都是優質觀點。錯誤的觀點對你的傷害往往比好觀點對于你的幫助來得更加迅速。錯誤的觀點讓你沉迷以及渴望,因為我們渴望那些比特幣美好愿景的實現,但是這些錯誤的觀點卻遮蔽了我們內心的獨立思考,并且讓我們做出錯誤的決定,尤其當我們把金錢和時間都傾注其中時。

我對于所謂的企業家精神的魔力持完全贊成的態度,當各種古怪的問題籠罩在企業家身邊的時候,正是這種精神決定了他們的成功。我喜歡這樣的精神,但是我也對有一些企業家被誤導導致他們的夢想破滅而深表惋惜。

有經驗的創投不斷的運用他們的聰明才智和勤奮來挖掘加密電子貨幣領域的潛在機會,但是哪里都有樂觀主義,這正是需要擔心的。

如果一般性的創業項目成功率是5%,我沒有看到加密貨幣創業生態系統里面的公司成功率能夠高于這個數的原因。這意味著就目前的加密電子貨幣公司來說,絕大部分應該是失敗者。這是優勝劣汰適者生存的規律,我們需要把這一點時刻銘記于心。

原創文章,作者:聚創盟,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hkywuh.live/39055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聯系我們

兼職小項目可聯系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欲钱买瘸子打一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