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創業文章

刷臉支付才剛起飛,代理加盟的套路已滿天飛

“投十萬賺百萬!”

在一場召集了200多號人的招商會上,某刷臉支付服務商如此說道。具體“原理”是,繳納10萬元,就能獲贈兩千臺市價在1799元的微信青蛙刷臉支付設備,機器賣掉后,每臺機器可以拿到2100元的補貼獎勵,未來還有流水分成。

看到刷臉支付被吹到風口,當真是給了我們一個人人都能參與的商機嗎?【商業街探案】提醒您,坑多!小心!

刷臉支付才剛起飛,代理加盟的套路已滿天飛

目前市場上,有大量刷臉支付公司以代理加盟的名義招收服務商,魚龍混雜之下,已有很多人上當受騙。有些加盟商交了錢,卻發現傳說中的補貼獎勵根本拿不到,有些加盟商甚至發現刷臉機器本身就是山寨劣質機,不被官方承認也賣不掉,等于10萬元打了水漂。更有甚者,玩起多級代理,發展下線高額返傭,成了打著“刷臉支付”的旗號,做著傳銷擦邊球的生意。

在2019年下半年,這類騙術越來越多,連支付寶都坐不住了。螞蟻金服在11月初發布了一條關于刷臉支付的預警公告,指出“有公司打著‘官方代理’的旗號行騙,支付寶刷臉團隊已經成立了專項小組,處置了多家騙子公司,并且還要整治升級,采取法律措施?!?/p>

刷臉支付是支付寶和微信打出來的商機

“刷臉”其實早就在生活里出現了,比如很多健身房就已經用刷臉系統代替會員卡,但其缺點是布置成本高,數據需要本地采集、本地識別對比,等于一個數據孤島,只能在健身房內部完成服務閉環,沒辦法產生更多的價值。

一位刷臉支付的從業者劉先生告訴【商業街探案】:“我們是早就知道這個掃臉技術已經有了,并且做了軟件研發等相關準備,只是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進行市場推廣,支付寶一宣布市場推廣我們的業務就可以做起來了?!?/p>

這個市場推廣的機會,被支付寶給挖了出來。

刷臉支付才剛起飛,代理加盟的套路已滿天飛

刷臉設備制造商錢客多在他們的招商會里講述刷臉支付起源時,就特意提到,在2017年9月,支付寶在杭州某肯德基餐飲試點時的終端機器價格在3萬-4萬之間,成本很高,推廣難度很大。而肯德基之所以愿意嘗試,一來是因為有這個實力,還有個不可忽略的原因是其母公司百盛中國在2016年接受了阿里入股。

到了2018年11月,支付寶第一代蜻蜓F1發布,體積做到10寸屏幕,能夠無縫對接收銀臺,重要的是價格只有2680元,這被刷臉支付人看作具有“劃時代的意義”。到2019年3月,微信加入戰場,發布8寸屏的青蛙,價格在2000 – 2200元左右,而支付寶在4月迅速推出了蜻蜓F4,價格再次降低,根據進貨的數量價格在1499 – 1999元不等。至此,刷臉支付在硬件上的瓶頸不再是問題。

值得一提的是,業內人對蜻蜓和青蛙生態的看法不一。

錢客多在招商會上提到:自己主要跟著微信。因為支付寶的生態相對封閉,所有生產支付寶硬件設備的企業都需要是支付寶入股的企業,門檻過高,定價限定在一個區間,不能高也不能低。而微信則是把質量標準和認證標準都列出來,只要滿足要求的都可以叫青蛙,所以微信生態會比支付寶前景更廣泛。

成立于2019年5月,自稱做支付寶服務商的琉邦科技某負責人則告訴【商業街探案】:“支付寶在未來會更有影響力,因為支付寶嚴格進行廠家管理和價格管理,不僅對市場上混亂的市場價格有保障,就掃臉機器質量而言,蜻蜓的掃臉機確實比現在的青蛙性能更穩定?!?/p>

另一方面,支付寶和微信自然解鎖了傳統刷臉系統數據孤島的問題。

很明顯,只能基于本地采集和識別的刷臉支付不能算真正的刷臉支付,支付寶也好,微信也好,本身就基于二維碼時代的移動支付大戰建立了一套成熟的支付系統,保證每一臺設備背后都有“云”的支持。

一位支付寶的內部人士告訴【商業街探案】:“其實在技術層面不復雜,前端通過3D結構光和紅外活體檢測把開通掃臉支付消費者的臉部特征數據化,回傳到云端的數據庫進行對比,對比成功就完成支付了。而消費者不需要為此專門拍攝照片,因為他們在支付寶建立支付賬戶,實名認證的時候就會上傳照片,如果后端沒有消費者照片,我們也會調用公安網的數據進行對比?!?/p>

該人士強調:考慮到數據安全和隱私的問題,本地設備并不儲備任何現場采集到的消費者的數據,這些數據會在云端儲存12個月,以防止可能出現的支付糾紛,之后也就刪除了。

因此,實際上終端系統承擔的就是現場采集和數據回傳的作用,不需要復雜的系統,客觀上也降低了終端的成本。

圍繞刷臉支付行成的產業

掃刷支付的產業鏈圍繞支付寶和微信展開。以支付寶為例,他們負責設備和數據庫連接、終端安全這些基礎層面的技術支持。除此之外主要是設備制造商和服務商。這點上支付寶和微信大同小異,以下以支付寶為例。

刷臉支付才剛起飛,代理加盟的套路已滿天飛

制造商主要負責設備制造。支付寶和微信掌握刷臉設備的核心部件,如攝像頭。而屏幕、機身金屬架、外觀等部件交由官方指定的廠商來做。支付寶指定廠商有商米、馬里奧、天波、禾苗等等。

服務商主要負責設備鋪設??雌饋碇圃焐膛c服務商之間是上下游關系。不過,成規模的設備制造商大部分都有POS機和收銀機背景,所以本身也有相對成熟的主流市場拓展網絡,自己也是服務商。

【商業街探案】了解到,服務商通過刷臉支付賺錢一般有兩種方式:

其一,是官方補貼,蜻蜓的補貼在0.7元每筆,每月最高400元,5個月內在去重的情況下每臺補貼最高1600元;青蛙是0.5元每筆,每月最高300元,封頂獎勵1000,每臺攝像頭完成接入并達到活躍標準可獲得540元每臺的獎勵,這樣的話最高補貼就到1540元每臺。

其二,真正的“大餅”來自“流水扣點”。

實際上,在支付寶生態里,成為蜻蜓設備的服務商門檻不高。只要支付寶實名認證過,就可以在支付寶開放平臺,登陸支付寶賬號,填寫資料,之后購買一臺設備完成簽約,就可以開始做蜻蜓的代理服務商了。但是僅僅成為蜻蜓設備代理服務商是沒有調整費率資格的,只有成為“當面付”的服務商才有資格調整費率,獲得長久收入。

這實際上是從pos機時代沿用到二維碼時代的基本盈利模式。

支付寶當面付的官方費率是0.6%。但是商戶如果和支付寶官方服務商合作,使用他們提供的后臺服務系統,服務商可以幫助調節商家的費率,所以一般服務商可以做費率0.2%到0.6%之間的調解,目前,市面上普遍調到0.38%,也就是說支付寶官方收0.2%,服務商就有0.18%的利潤空間。

因為掃碼市場已經成熟,費率穩定,而刷臉支付作為新生事物,在費率上還有多拿扣點的空間,最讓商家期待的是,支付寶和微信的支付之爭再起波瀾。

在一場線下招商會,主講人這么給聽眾解釋:

支付寶目前在室內支付的場景里落后于微信,使用率大概是3比7,原因是人們日常開的是微信,而切換到支付寶可能要多花幾秒,“這幾秒就是要命的時刻?!痹撝髦v人說,“而刷臉支付設備就繞開了支付寶面對微信的劣勢,因為人不用依靠設備和App了,而且刷臉設備具有排他性,商戶總不至于裝兩個設備吧?所以支付寶一定要拿下這場戰爭。至于微信,當然必須接招?!?/p>

所以刷臉支付不但吸引了傳統服務商有動力推動刷臉支付,也吸引了一批新入場的企業,也由此誕生了新的套路。

一位從業者趙先生告訴【商業街探案】:現在很多服務商公司都在采用后臺管理軟件,進行招商加盟??雌饋硐嗨频哪J奖澈笃浯蟛灰粯?,有很多坑埋在里面。

10萬塊買套OEM系統就能開始放代理

【商業街探案】了解到,在微信刷臉支付生態里,技術能力也同樣重要。

按照系統軟件售賣公司給到客戶(也就是想成為官方刷臉支付服務商的企業)的說法是,微信開放了接口,但是需要一套軟件和接口對接,才能控制里面的數據,比如調整費率獲得收入。微信相關客服對此的回答比較模棱兩可,只是說具體的問題還要問售賣系統軟件的人。

那么,當前市場上刷臉支付代理加盟市場上的很多公司,既沒有設備制造能力,也沒有軟件開發能力,那他們用來招商的系統從何而來?

據【商業街探案】了解,目前市面上的刷臉支付業務公司不下幾百家,合作模式也是各有千秋。這里隨機舉幾個例子:

杭州的創匠科技,以刷臉支付的技術服務公司自居。不過嚴格來說,他們并不能算官方服務商,只能說是刷臉支付生態中的一個環節。他們的模式主要是出售軟件。以其賦能版產品為例,售價在159,800元,可以選擇付首付的方式購買,首付一般先付70%,系統就可以直接使用。使用的方式方法公司不會干預,所有支付寶微信的官方補貼都是自己申請自己使用,公司無法提供,也就是說,“東西我賣給你,交給你使用方法,但是盈虧自負?!?/p>

創匠對要求合作者擁有自己的公司,并且公司可以在支付寶螞蟻金服開放平臺和微信官網申請服務商資格,通過以后才能進行下一步。不過,如果購買他們公司的系統,公司也會負責幫助商戶搞定一切的流程。

而上文提到的錢客多,則是選擇了做套招商加盟體系,錢客多的加盟體系為3萬銅牌代理、6萬銀牌代理、10萬金牌代理,在加盟商談好商戶后,錢客多會免費幫加盟商安裝100/500/2000臺設備。

除此之外,錢客多給予加盟商每臺設備最多1540元的獎勵。540元部分為激活商戶獎勵,但需要商戶至少完成50名用戶的刷臉支付交易。1000元部分則是基于2020年3月31日前的交易量,每筆可以獲得0.5元,最多可獲得1000元。按錢客多所說,這筆費用由微信支出??雌饋泶碣M和0.18%的長期流水是錢客多的主要收入來源。

而號稱具有國資背景的中簡(山東)科技有限公司(產品名為“臉付”)運用了一套更復雜的體系。

臉付自己號稱是微信、支付寶的官方服務商,并且招收代理推廣蜻蜓和青蛙設備,其中市代3萬,省代5萬,國代7萬,省代以上有招商權限,可以招收下級代理商。補貼分為兩種:一種類似錢客多,會把支付寶、微信給予的流水補貼全部下發給代理;另外一種是公司補貼,也就是加盟費返還政策,如鋪設200臺返還70%加盟費、鋪設滿250家商戶,免次年續費。

刷臉支付才剛起飛,代理加盟的套路已滿天飛

不過除了直接的代理加盟,他們還提供類似創匠科技的軟件售賣業務,而且買方還可以按OEM模式貼標定制。

也就是說,一個沒有自身技術和服務能力的公司,10萬元向臉付貼標購買了一套系統,只要按照錢客多的價格找到一個“金牌代理商”,就能收回所有的投入。不過拿著這么一個半成品圈錢的公司,后續能為加盟商提供完善的服務嗎?

刷臉支付代理加盟風險巨大

螞蟻金服在11月初發布的預警公告,公示了騙子的行騙路徑:

套路一,冒充官方工作人員,騙子自稱是支付寶工作人員打著支付寶招代理的旗號,邀請商家參加線下招募會,或者去他們公司考察;

套路二,過度承諾,夸大其詞,“以所謂的輕松年入百萬”等夸張“福利”誘惑商家參與;

套路三,收取高額加盟費被騙繳納5萬,10萬代理費。簽約以后才發現合同主體公司和支付寶沒有任何關系,并且不知底細。

實際上,支付寶的官方不支持服務商招代理。支付寶一位內部人士明確告訴【商業街探案】:凡是打著蜻蜓官方服務商招收代理的公司,可以認為就是騙子。

一些從pos機和收銀機時代走過來的老牌公司,自身還是具備一定的實力,只是在招商過程中所用的話術具有瑕疵。不過顯然有一些騙子公司混在其中。

以文章開頭提到的“投10萬賺70萬+!”微信刷臉支付招商會為例,號稱加盟商投入10萬可以拿到2000臺1799元的機器,每賣掉一臺還能拿2100元的補貼,而該“官方服務商”的目的是虧錢補貼推廣,未來依靠廣告等增值服務盈利。

但他們不會明確說明的是,加盟商真的交了10萬元后,每次提機器只能拿幾十臺,而且還要每臺交800元的押金,至于每臺2100元的補貼,則包括賣掉機器后退還的800元押金,以及產生流水后補貼的1300元,至于機器本身可能根本不是價值1799元的產品,而是廉價品或者山寨品。加盟商如果賣都賣不掉,就不用說流水補貼的問題和返還押金的問題了。

不過,交完錢連山寨機器都摸不到的,可能才是騙術的常態。

原創文章,作者:聚創盟,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hkywuh.live/38784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聯系我們

兼職小項目可聯系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欲钱买瘸子打一生肖